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首页栏目 > 时事新闻 > 今日要闻
记安徽省合肥市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留学归国博士后集体

2017-8-2506:52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新华社

     
【字体:

    王文超、张欣、张钠、王俊峰、刘青松、刘静、林文楚、任涛(从左至右)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强磁场科学中心(8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郭晨摄   

  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祖国。新中国成立以来,从钱学森到杨振宁,从施一公到黄大年,一批又一批海归人才学成归来,书写着科技报国的壮丽篇章,为祖国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从今天起,本报推出“海归人才创新创业风采录”专栏,介绍近年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归国科学家敢为人先、创新创业的感人事迹,展示他们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

  当前,我国正在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和世界科技强国,为海外人才提供了展示才华、创造价值、报效祖国的广阔舞台。期待更多海外学子以黄大年等归国科学家为榜样,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哈佛大学医学院药物学专业博士后、哈佛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专业博士后、哈佛大学医学院高级科学家……当看到这些履历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能够怀疑这些人的优秀。王俊峰、刘青松、刘静、王文超、任涛、张纳、林文楚、张欣,如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安徽省合肥市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

刘青松(左)在介绍实验室情况(8月17日摄)。  新华社记者郭晨摄

  始终关注着祖国的发展

  “在美国的感觉就好像永远住旅馆。”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刘青松说。

  刘青松2001年前往美国,辗转多所知名学府研究化学和药物学,2006年进入哈佛大学深造和工作。“我在本科的时候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回国这件事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一个人身处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制度,无论工作学习还是生活,会有很多事情令你始终无法融入。”提及在美国多年的感受,刘青松十分感慨。

  2010年初,当哈佛医学院有了一次短暂的回国交流的机会时,刘青松毫不犹豫报了名。“当飞机在北京落地,走出舱门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了一种‘终于回到自家地盘了’的感觉。”刘青松笑着说。

  拳拳赤子之心,让很多科学家在国外也始终关注着祖国的发展,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王俊峰就是其中之一。王俊峰1995年本科毕业时前往美国,2004年进入哈佛大学医学院。“出国的时候想法很简单,更多是出于对西方社会的好奇。”王俊峰回忆道,当时国内与国外在科研实力和教育水平上,确实存在不小差距,能够有机会在美国接受专业的学术训练,是一种非常宝贵的经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国家对科技发展和科研人才的重视程度不断加深,对科研工作投入越来越大,海外学界对中国科技发展的未来普遍看好。”王俊峰说,这是他放弃哈佛医学院工作回国的原因。

  2012年7月到中心工作的刘青松,至今记得与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院长、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主任匡光力的一席谈话。当时生物医药,尤其是新药创制领域在国内还不太成熟,需要大量优秀人才,“我跟匡院长说,我需要用人自主权。匡院长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答应了。我提这个要求时,内心非常忐忑,领导的信任是我做好工作的动力。”

  放手去做填补科研空白

  满怀着希望回来,但国内一些科技领域却是空白。“当时在磁体材料方面,美国和日本卡我们的脖子,在材料方面耽误了我们两年。很多项目负责人,开始两年多都在搭建平台,起步非常艰难。”王俊峰说。

  遇到困难的不止王俊峰一人。“许多肿瘤是由某些与生长相关的‘激酶’发生异常活化而引起的。这就需要‘激酶靶点’,通俗地讲就是做一个靶子,再不断利用药物‘子弹’去尝试对抑制癌细胞是否有效。”刘青松说,“当时国内可以说是一片空白,我们只能自己做。最开始三四个月做不出一个,大家都很灰心。”

  困难没有吓倒他们。“和国外研究机构相比,国内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有话语权。不是别人给你划出一条路,你沿着这条路去走,而是想做什么,就可以努力放手去做。”中科大强磁场科学中心研究员王文超说。

  经过数年建设,如今的中科院强磁场研究中心已是硕果累累。2013年首台水冷磁体WM4调试成功,刷新了同类磁体场强世界纪录;2016年混合磁体外超导磁体励磁成功,实现了10万高斯的设计指标……“中国强磁场从无到有,水冷磁体和混合磁体都是自主完成设计和加工,完全是自己干出来的。”王俊峰说。

  刘青松的团队,同样在一次次实验和积累中不断突破。目前,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基于癌症激酶靶点的高通量细胞筛选库,囊括了近70种癌症激酶靶点,细胞种类达150余种,几乎覆盖了目前已知的与肿瘤发生发展相关的全部激酶及激酶突变细胞。“细胞库的建成,填补了国内新药创制领域此类检测体系的空白,将为抗肿瘤新药研发提供有力支撑。”刘青松说,去年中心已经和全国100多家企业和科研院所展开合作。

  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2013年的一天,刘青松接到一位父亲的电话,说自己的女儿才10岁,得了急性白血病,在医院接受化疗十分痛苦,想咨询一下专家有没有办法。当时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没有针对这位小女孩病情的药物,令刘青松十分遗憾。

  “长期以来,我们做科研工作,就是做做研究写写论文,希望得到学术共同体的承认,但常常忽略了社会现实需要。”刘青松说,“习近平总书记说,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现实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解决掉,这就是科技工作者价值的体现,这也是我们下一步研究工作的方向。”

  “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是多位归国博士在谈到未来时提及最多的话。“并不是只有回国才爱国,我们只是在不同位置,用不同的方式,表达对这片土地的热爱。表达爱国不一定要多么高大上,真诚而简单,热切而实际,尽心尽力把本分的事情做到位,就是对国家的热爱,对社会的贡献。”王俊峰说。

  “我佩服那些归国更早的科学家,那个时代科研条件差得难以想象,他们完全出于对祖国的热爱而选择归国,和他们相比我们赶上了好时代。”王俊峰说,“如今国内的研究条件在逐步改善,国家对科技工作的支持力度越来越大。舞台已经搭建好,就看我们如何发挥了。”


来源:《 人民日报 》( 2017年08月25日 01 版)

原标题:我在祖国,有更大舞台(海归人才创新创业风采录)

        ——记中科院强磁场科学中心留学归国博士后集体

王俊峰在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强磁场科学中心(8月17日摄)。

     午夜的波士顿静悄悄,王俊峰的妻子被一个越洋电话搅得睡意全无。

    电话那头,向来安静谨慎的王俊峰正激动地向妻子描述着一个岛,他想把家搬到岛上。

    “我们已经有工作、有绿卡,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美国,中文几乎不认识,真的要回国吗?”妻子在犹豫,她连那个岛在哪儿都不知道。

    那是一座静卧在安徽合肥西北方、三面环水库的半岛,也是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的所在地,岛上的10多个研究所镶嵌在一片葱郁中,上千名国内顶尖的科技人才,因此得名“科学岛”。那会儿,王俊峰踏上科学岛才不过几个小时。

    一个多月后,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王俊峰以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身份带着家人回国,开始“岛民”生活。

    随后几年中,又有7位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后先后投奔科学岛。其中刘青松和刘静、王文超和张欣还是两对科研伉俪,一同回来的还有张钠、林文楚、任涛。

    这8位哈佛博士后大多在哈佛就相识,都不是安徽人,却在科学岛上安了家。比起国外,科学岛是更适合他们安安静静搞科研的好地方。

来源:新华社(2017年08月24日)

原标题:别了,波士顿!你好,科学岛!——8名哈佛博士后归国创业的故事

主办单位: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承办单位:安徽省人民政府网站
皖ICP备05003657号|网站标识码:3400000001| 网站编辑信箱|网站使用帮助|网站地图|联系方式:0551-62603315
皖公网安备 34000002000001号|  网络110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互联网协会


安徽省人民政府发布
政务微博


安徽省人民政府发布
政务微信